• 飲料要成為營養素的良好載體 2018中國飲料工業協會理事會會議亮點之飲料行業提出發展新理念

    2018-08-23 15:19:31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除了一飲而盡時的那份酣暢、清爽、激情、酷炫感覺,一杯在手時的那份甘甜、香滑、醇厚、溫暖感受……對于飲料,消費者可以期待更多。

      “飲料要成為營養素的良好載體。”8月14日在浙江杭州召開的2018中國飲料工業協會理事會會議提出了這一行業發展新理念,為飲料行業服務健康中國、踐行社會責任明確了新的定位,也為飲料產品的開發和轉型升級提出了新的思路。

      中國飲料行業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起就進入增速起伏動蕩的階段,直至近幾年走入下行通道,全行業開始探索轉型升級的路徑。2016年中國飲料行業產品創新研討會首次提出“2016中國飲料與健康行動計劃”,并發布了“中國飲料行業健康行動宣言”;為了讓宣言落地,協會提出了“生產家人喜歡的飲料”的理念;2017年進一步細化為“飲料產品要更營養、更多元”。就此次提出“飲料要成為營養素的良好載體”的行業發展新理念,中國飲料工業協會理事長趙亞利表示,在當前國家大力支持發展健康產業、飲料行業傳統產品增長放緩、消費者的消費理念和消費行為不斷發生變化的新形勢下,飲料要與營養素更有效、有機的融合,正如《中國食品報》此前報道的那樣,飲料行業要跟上健康中國的節拍。

    微信圖片_20180823152037 (1)

      飲料的責任與機遇

      當前國民營養健康問題受到各方廣泛關注。隨著經濟發展、生活方式改變,我國居民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逐年增多,且趨于年輕化;營養不良及營養缺乏雖逐漸減少,但仍不可忽視,尤其是被世界衛生組織稱為“隱性饑餓”的微量營養素缺乏。《中國居民營養與慢性病狀況報告(2015年)》顯示:鈣、鐵、維生素A、維生素D等部分微量營養素缺乏依然存在。成人營養不良率為6.0%,6歲及以上居民貧血率為9.7%,其中6-11歲兒童和孕婦貧血率分別為5.0%和17.2%。

      健康中國不僅僅是一句口號,更是腳踏實地的行動。《“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到2030年,營養缺乏疾病發生率顯著下降。食業則是這一國家戰略落地的一個有力支點。《國民營養計劃2017-2030》將“發展食物營養健康產業”作為一項重要的實施策略,并給出了具體的實施框架,“加快食品加工營養化轉型”就是其中之一。

      營養過剩也好營養缺乏也好,最后的結局都是營養不良。“雙重營養不良問題在中國比在其他國家挑戰更多。中國是世界上隱性饑餓人數最多的幾個國家之一,微量營養素缺乏所造成的成年人生產力下降,給中國經濟造成巨大的損失。”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健康研究所所長丁鋼強說:“而這也給飲料行業創造出了一個新的商機。”比如食品營養強化。

      “食品營養強化是世界衛生組織推薦改善微量營養素缺乏的很好的措施。”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副主任李寧指出。所謂食品營養強化,是在現代營養科學的指導下,根據不同地區、不同人群的營養缺乏狀況和營養需要,以及為彌補食品在正常加工、儲存時造成的營養素損失,在食品中選擇性地加入一種或者多種微量營養素或其他營養物質。食品營養強化的優勢是不需要改變人們的飲食習慣就可以增加人群對某些營養素的攝入量,從而糾正或預防人群微量營養素的缺乏。

      “老少皆宜、消費廣泛的飲料是營養強化的一個好載體。”李寧說:“現行的《國家食品安全標準 食品營養強化劑使用標準》(GB14880-2012)就體現了這個共識。”

      GB14880是食品安全國家標準中的基礎標準,旨在規范我國食品生產單位的營養強化行為。GB14880屬于強制執行的標準,即一旦生產單位在食品中進行營養強化,就必須符合該標準的相關要求(包括營養強化劑的允許使用品種、使用范圍、使用量、可使用的營養素化合物來源等),但是生產單位可以自愿選擇是否在產品中強化相應的營養素。GB14880的4個附錄則對允許使用的營養強化劑品種、使用范圍及使用量,允許使用的營養強化劑化合物來源,允許用于特殊膳食用食品的營養強化劑及化合物來源,以及食品類別(名稱)四個不同方面進行了詳細規定。“飲料被允許強化的營養素種類特別多,幾乎涵蓋了所有容易缺乏的人體必需微量元素和維生素,像鈣、鐵、鋅、硒、煙酸、葉酸及一些脂溶性維生素等。”

      飲料是營養素的良好食物載體也得到了多年從事人群營養干預工作的蘭州大學營養與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王玉的肯定。“找到一個方便食用的、容易調整的食物載體,能更好地達到營養干預的目標。”他說,多年來人群營養監測獲得的大數據能夠支撐飲料工業有的放矢地設計、開發產品,在營養改善上發揮重要作用,同時也能使飲料行業煥發新的生命力。”

      以營養健康為轉型升級的方向,跟上健康中國的節拍,既是飲料行業踐行社會責任的追求,也是政府管理部門對產業的要求,更是消費市場的需求。中國民眾對食品的功能化有著獨特的需求,這一點為業界所公認。這個特征也表現在飲料消費上。

      《GB/T 10789-2015 飲料通則》把飲料分為十一大類:包裝飲用水、果蔬汁類及其飲料、蛋白飲料、碳酸飲料(汽水)、特殊用途飲料、風味飲料、茶(類)飲料、咖啡(類)飲料、植物飲料、固體飲料以及其他飲料(保健飲料)。其中,特殊用途飲料是指通過調整飲料中天然營養素的成分和含量比例,以適應某些特殊人群營養需要的飲品,適宜于特定人群飲用,具有調節機體功能,不以治療疾病為目的,包括營養素飲料、運動飲料、能量飲料和電解質飲料。功能性飲料,現在還缺乏明確的、法規標準層面上的定義,通常就是指特殊用途飲料和其他飲料(保健飲料)。

      天津科技大學副校長路福平指出,中國是功能性飲料在亞太地區除日本以外的主要市場,有著博大精深的飲食文化,“藥食同源”的理念貫穿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之中,這也是涼茶飲料和營養素飲料風靡中國市場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伴隨著消費升級和健康理念的興起,功能飲料更是站上了風口。近5年來,雖然飲料市場整體低迷,但功能性飲料市場卻朝氣蓬勃,每年增速將近20%,市場規模已經達到600億元。預計到2020年,我國功能性飲料零售量將達到150億升,零售額將達到1600多億元。

      說到食業要深刻洞察消費市場的變化趨勢并及時主動做出回應,以滿足消費需求,并獲得自身的可持續發展,中華預防醫學會副會長孔靈芝提起前不久令她感觸頗深的一段親身經歷,“我在安徽驗收國家慢病綜合防控示范區時,與蕪湖當地一家餐廳的廚師長聊了聊。這家餐廳是健康示范單位,我問廚師長為什么愿意向顧客提供比較少油少鹽的健康菜品,他說,這是市場發展的需要。消費者的觀念和行為都在改變,在提供了比較健康的菜品之后,他們餐廳的銷售額反而增加了。”

      孔靈芝說,隨著健康中國的推進,消費者也在改變。“如果我們的產品跟不上這個步伐,就會遭遇一定的危機;如果能抓住這樣一個有利時機做出改變,則會迎來無限的商機”。

      飲料的能力與擔當

      無疑,緊密圍繞消費者的營養健康需求,是今后飲料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內容。把握到這一市場脈搏后,生產企業的關切就會轉向生產工藝的可行性和產品的合規性。

      飲料與營養素有機、高效地融合,賦予飲料新的功能,一定是要以科學為基礎、以技術為支撐的。路福平表示,從科學層面上講,飲料是以水為溶劑、分散劑或懸浮劑的產品,其可以含有溶質、顆料、脂類(前提是這些物質具有一定營養或功能),以溶液、乳液、懸浮液等形式存在。也就是說,任何可食物質都可以以飲料的形式存在。飲料(包括其濃縮物或固態物)的產品特性決定了其技術創新的無限性。尤其是在營養素強化補充與活性保持方面,諸多技術更是層出不窮。

      比如新型乳化技術。乳化是飲料生產中的常用技術,除了普通乳化外,新近發展了多層乳化、微乳化、納米乳化、皮克林乳化、高內相乳液、脂質體等新技術體系,有的已應用于實際生產。比如微包埋技術。膠囊技術是利用惰性多聚的天然或合成的高分子材料將固體、液體或氣體材料包裹在一個微小密閉的膠囊之中,形成一種具有半透膜或密封的包裹成直徑5~300μm的微小膠囊,并在一定條件下有控制地將所包裹的材料釋放出來。廣泛用于飲料營養強化,如維生素C微膠囊、食品酸味劑微膠囊、維生素AD微膠囊等。再比如蛋白酶解技術。酶解是提高蛋白質飲料功能特性和制備多肽(一般認為5000Da以下)飲料的必要技術之一。又比如超高壓技術。超高壓殺菌技術在果汁或果汁飲料中最常見,能夠保持新鮮水果和蔬菜營養與活性成分。還有納米食品技術。用納米技術對食物進行分子、原子的重新編程,某些結構會發生改變,從而能大大提高某些成分的吸收率,加快營養成分在體內的運輸,延長食品的保質期。目前的納米食品主要有鈣、硒等礦物質制劑、維生素制劑、添加營養素的鈣奶與豆奶、納米茶和各種納米功能食品。只是,關于納米技術是否會干擾細胞的代謝,尚存爭議。

      可供選擇的原輔料也很豐富,且多自帶“天然、營養和健康”的光環。比如植物提取物、濃縮果蔬汁、天然風味和甜味劑、蛋白補充劑、麥汁以及非酒精發酵的果蔬汁和谷物。

      在這些技術的支撐和“天然、營養和健康”原輔料的加持下,飲料的營養強化與補充可以有多種產品定位。比如改善微量營養素攝入。以鐵為例,鐵缺乏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利用率和吸收率低,所以,在飲料中可以考慮補充促進鐵吸收的營養成分,如維生素C、氨基酸、有機酸、還原糖及肌苷等,能與鐵螯合成小分子可溶性單體,阻止鐵沉淀,因而有利于鐵吸收。再比如身體保養,可以補充功能性碳水化合物(膳食纖維、功能性低聚糖等);功能性脂類(DHA、EPA、磷脂等);氨基酸、肽與蛋白質(牛磺酸、精氨酸、免疫球蛋白等);維生素和維生素類似物(維生素C、維生素E、苦杏仁苷、輔酶Q10等);礦物質(鈣、鐵、鋅等);植物活性成分(多酚類、黃酮類、類胡蘿卜素、生物堿、皂甙化合物等);益生菌(主要是乳酸菌類)。還可以訴求情緒調節。以咖啡因為例,含有咖啡因成分的咖啡、茶、軟飲料及能量飲料十分暢銷,而咖啡因的自然來源很多,可以是咖啡豆、瓜拉納以及茶的提取物。

      路福平還強調說,色香味和營養并不對立,通過現有的技術可以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比如有時添加營養素帶出了異味,如果單純是營養素的味道,可以通過各種技術把它的風味封閉起來。

      政策方面釋放出的信號也是積極的。首先,營養相關標準法規的制修訂正在建立這樣的理念:保障食品安全的同時,兼顧營養理念,為企業研發創新注入更多的活力,使《國民營養計劃》能夠真正落地,讓消費者真正得到實惠。

      以GB14880的修訂為例,起草小組提出了擴大可強化的食物類別、增加各類食物中可以強化的營養素種類的修訂思路,以保障消費者微量營養素攝入、激發行業新產品研發活力、規范行業強化行為。“未來會給企業更大的自主權,”李寧透露說:“現在對食品的范圍有嚴格規定,也許未來就不規定了,當然,強化量的最低值和最高值還是要有的。”

      市場監管方面也樂見“飲料成為營養素的良好載體”。一直以來,中國的保健食品通常都是以膠囊和片劑面目示人,這類藥物劑型與其食品的屬性不相匹配。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特殊食品注冊管理司宛超處長表示,日本的保健食品大部分都是以普通食品形式存在,比如飲料和酸奶。“普通食品的形式更符合人們對保健食品的印象,同時消費也方便;另一方面,會節省監管力量,很少會有人拿著飲料或者酸奶去做會銷的。”

      據宛超介紹,截止到2016年底,我國共批準了約1.6萬個保健食品的注冊號,但飲料行業注冊申請不到200個,而且功能基本集中于抗疲勞、免疫調節范疇,極個別的是改善腸道菌群、保肝、潤腸通便。為什么飲料行業申報產品這么少,宛超分析指出,之前的監管在注冊環節就要求生產試制的樣品必須符合GMP,難住了飲料企業。現在這項要求已經取消,達到真正的GMP,是產品上市以后企業要遵循的內容。

      宛超介紹說,保障人民群眾的健康權益和促進產業健康持續發展是我們監管工作的兩個重要目標。捕捉市場消費需求的能力,應該交給行業交給企業。法規要從路徑方面保護好產品的技術創新和研發。有政策保障,創新才有空間和動力。就保健食品的監管而言,在保障食品安全的基礎上,一些消費體驗性、功能評價性的內容,可以讓企業自主創新。“以往在功能性評價方面,大家都認為要政府包辦。我們的思路如今已經有所改變,下一步只出臺指南。企業可以參照監管部門推薦的功能評價方法;如果不適用,企業也可以自己創新或者通過行業組織創新一類產品的功能評價方法。這一類是下一步要改革和解決的問題。”

    本報記者  劉艷芳

     

    0
    0

    我來說兩句

    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