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遼寧持續高溫致圍堰養殖海參大量死亡 海產養殖風險防控亟待加強

    2018-08-08 09:28:53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由于連日來罕見的高溫天氣,大連以至遼寧沿海的圍堰養殖海參均出現了死亡現象。記者從大連海參商會了解到,具體的損失數字目前還在統計中,最終數據要以政府公布的結果為準。相比之下,獐子島等以底播海參養殖為主的企業和養殖者們表示,高溫天氣對深海底播方式養殖的海參未產生異常影響。

      據介紹,影響海參養殖的主要災害集中在夏季,遼寧地區又占據了中國海參養殖的半壁江山,因此,有業內人士表示,此輪高溫天氣很可能推高兩個月后海參集中上市的價格。

      目前,大連市政府相關部門正積極應對此次事件,及時發布預報預警,指導養殖戶降低損失。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此次事件也暴露出廣大養殖戶保險意識淡薄,海產養殖風險防控體系亟待加強。

    微信圖片_20180808093745


           高溫致池養海參大量死亡

      熱——這是今年夏天遼寧地區的主旋律和關鍵詞。入夏以來,遼寧省各地出現長時間、大范圍、高強度的高溫悶熱天氣,遼寧省氣象災害監測預警中心曾多次發布高溫預警信號,提醒相關方面采取有效措施,多加防范。

      以大連地區為例,從7月14日開始出現持續高溫晴熱天氣;自7月27日開始,大連大部份地區連續5天出現32℃以上的高溫天氣;8月1日,大連市區日最高氣溫達36.9℃,這是自1951年有氣象資料以來,大連市區最高溫紀錄。大連市氣象臺連續4天發布高溫黃色預警信號,8月1日上午升級為高溫橙色預警信號。

      據遼寧省氣象局數據顯示,8月2—5日,遼寧全省最高氣溫35℃—38℃,局部可達40℃,相較于常年偏高6.5℃,創歷史新高。

      作為海參主產區,遼寧地區的圍堰養殖海參在高溫、高濕、悶熱三座大山面前,出現了大量死亡的現象。作為一種深海棘皮動物,海參的生活習性比較特別,當海水溫度上升到20℃時,海參就會轉移到深海的巖礁暗處,潛藏于石底保持夏眠狀態,一睡就是一個夏季,等到秋后蘇醒過來恢復活動。也正是這樣的特殊習性,讓在中國緯度最高的遼寧海域生活的海參生長速度最慢,成長周期最長,營養價值也最高,深受市場青睞。

      同時,影響海參養殖的主要災害也恰恰集中在夏季,此時正在夏眠的海參抵抗力非常薄弱,一旦海水溫度超過32℃,海參發生漂參、化皮、掉礁、死亡的幾率大大提高。

      從7月23日起,遼寧地區養殖的海參出現了各種異常癥狀,如落底、放長條、缺氧、化皮、掉礁等。7月27日晚的一場暴雨后,至28日,海參從養殖池底開始大面積浮在水面,發生爆發性死亡。

      大連金普新區大魏家街道海參養殖業戶王壽芳說:“災害發生特別快,29號那天海參圈里的海參出現異常,30號就開始陸續化皮。海水溫度已經高達32℃,超過海參生存的極限溫度了。”

      記者了解到,往年高溫導致海參死亡地區主要集中在山東、河北局部地區,遼寧地區則很少見。然而,今年遼寧大部分主產區,如大連、營口、盤錦、凌海以及興城等幾乎無一幸免。

           中小規模養殖戶損失巨大

      養殖海參投資巨大,一般養殖規模從幾十畝到幾千畝不等,投入資金少則幾百萬元,多則數億元。此番高溫天氣,讓不少養殖戶損失巨大。

      大連瓦房店謝屯沙山村的海參養殖戶楊桂杉承包了30畝海參圈,近3年來一直在累計投苗,每年至少投苗1萬斤。按照每斤海參苗80元計算,此次損失高達240萬元。如果計算上人力成本等其他投入,30畝海參圈絕收的損失超過300萬元。

      “損失幾百萬元的養殖戶挺多,但是損失上億元的我還沒聽說過。”普蘭店區一位海參養殖戶說,此次在酷暑高溫天氣中受損的海參養殖戶,多數是中小規模的海參養殖戶、個體承包者。

      隨后,記者聯系到了大連海參商會秘書長于德強。他表示,由于養殖戶眾多且比較分散,因此具體的損失數字目前還在統計過程中,最終相關數據要以政府公布的結果為準。

      與圍堰海參養殖戶相比,高溫天氣對底播海參養殖者影響不大。綽號“海參哥”的姚建國對2018年的海參產量頗有信心。“從目前情況看,大連底播海參還沒有出現減產的苗頭。”

      8月2日晚,獐子島公司發布公告稱,截至目前未發現異常情況。獐子島海洋牧場海域位于長海縣域內,是黃海與渤海交匯海域,屬于寒熱交界地帶,該海域平均水深達35米,屬深水島類型。海洋牧場低溫高鹽、海水交換能力和自凈能力強,使得生物生長周期長、營養積累豐富。截至目前,公司海洋牧場增養殖產品未發現異常。同時,獐子島表示,海洋牧場業務群成立了高溫期工作應對小組,根據氣象條件、生態環境和產品動態等情況做好風險應對準備。根據天氣變化及時做好分苗、采捕等作業安排,減少高溫對產品產生不利影響。

      大連三山島海參相關負責人則表示,公司已經在春季提前采收了產品,此次高溫對養殖產品影響不大。

           政府指導養殖戶止損

      連日來,大連全市各級海洋漁業部門及水產科研機構密切關注持續高溫導致的圍堰養殖海參死亡災害,并及時發布預報預警。

      從7月2日起,大連市通過水產技術推廣平臺已連續發布2期圍堰海參應對高溫相關預警和提醒,8月1日,又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海水池塘夏季養殖生產管理的緊急通知》。

      8月2日,根據大連市委、市政府要求,大連市海洋與漁業局召集大連市部分海參養殖業戶、相關區市縣海洋漁業主管部門及大連高校科研機構相關領域專家,圍繞災害發生原因、有效應對措施召開了座談會。

      來自普蘭店區、瓦房店市、金普新區的海參養殖業戶和專家們一致認為,歷史罕見的持續高溫是導致當前圍堰養殖海參死亡災害的主要原因。“養殖是高風險行業,全球氣候異常加劇了這種風險。”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研究員劉述錫表示。

      針對目前的受災情況,與會專家一致認為,首先廣大養殖戶不要輕言放棄;二要加強換水,提高存活率;三要對圈內死亡的海參、魚蝦及時撈取,防止對養殖圈的污染,對已經確認的臭圈要及時放水、曬圈、消毒;四是對已經長成的海參抓緊收獲,盡量降低損失。

      下一步,大連市各縣區海洋漁業部門將加強對海參養殖業的指導,強化規劃指導作用,利用本次“危機”優勝劣汰做好產業結構調整,確保災后及時恢復生產。

           產量下跌后市價格看漲

      根據中國工程院院士朱蓓薇在行業報告《海參行業的創新與發展》中的表述,2016年,我國海參養殖量超過20.4萬噸,產值約600億元,產量位居全世界第一。大連海參年產量5萬多噸,全產業鏈產值200多億元。海參產業已成為大連海洋漁業經濟優勢最突出、品牌影響力最大的支柱產業。預計遼寧地區海參養殖量及產值將占全國一半以上。

      業內人士表示,經歷這一次沉重打擊,遼寧海參養殖產量直線下跌,消費市場海參將緊缺,價格會大幅飆升。

      “今年秋天的海參品質肯定都沒問題,但價格肯定要高。”在錦州遭遇災情的王先生告訴記者,“由于絕大部分沿海的小養殖戶都絕收了,今秋的海參價格肯定會很高。”一位長海縣的海參養殖戶也表示,今年的海參價格會上漲,海里的海參也會更加珍貴。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2017年的秋季海參已經漲過一波。由于最近兩年夏季高溫,海參死亡率偏高,也讓養殖戶的海參苗大量減產,養殖面積和產量都受到了影響。而今年高溫區域明顯向北擴張,影響涉及面較大,遼參占據了全國海參市場很大的份額,此次大幅減產無疑會進一步促漲今秋的海參價格。

           廣大養殖戶保險意識淡薄

      目前,不少養殖戶每天都守在圍堰邊,根據水溫的變化換水,提高海參存活率,同時對已經長成的海參抓緊收獲、儲運、加工。“能做的很有限,盡量降低損失吧。”一位養殖戶說。

      在調查中,讓記者感到意外的是,絕大多數海參圈承包者都比較平靜地面對眼前發生的一切,“認倒霉”“養海參就是靠天吃飯”“今年賠明年賺”集中代表了廣大養殖戶的心態。

      曾有業內人士呼吁建立養殖業者聯盟,靠聯合增加體量共擔風險。但在瞬息萬變的市場面前,建議一直停留在紙面上。

      海參圈中也不乏具有戰略眼光的人。瓦房店市海參協會會長王明利表示,減少損失的唯一辦法就是參加保險。

      王明利的觀點和參加政府座談會的與會專家們不謀而合。他們也建議廣大養殖業戶進一步提高保險意識,提高風險防控措施,加強對養殖圈的水質檢測。

      事實上,大連市從2014年起就開始了試點海參保險,目前有兩家保險公司開展了海參保險業務,但廣大海參業戶投保的積極性非常低。以太平保險的海參溫度指數保險為例,一畝海參圈保費在100—300元,最高可獲得6000元的賠償,但今年全市也僅有3戶海參業戶投保。另一家保險公司的投保業戶為0。

      被視為“及時雨”的海參養殖保險為何遇冷?海參養殖戶“意識不夠”,心存僥幸是主要原因。此次海參死亡事件再度深刻印證了這一點。

      記者了解到,在一些農業保險項目上,政府通常會承擔一部分保費,這樣大大減輕了投保者的壓力,海參養殖保險能否也享受類似保費補貼,將很大程度上影響海產養殖風險防控體系的建立健全,進而左右大連海參產業發展的走勢。

           本報記者 王磊 陳景華

     

    0
    0

    我來說兩句

    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