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息不對稱 是當前食安治理的大問題

    2018-08-23 09:22:57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隨著豐收季節的到來,各類食品謠言再次“卷土重來”。近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研究員陳君石就我國食品安全治理等問題接受采訪時表示,近10年,我國食品安全治理工作有了很大進步,但信息不對稱導致民眾對這一進步的感知沒有明顯變化,成為當前我國食品安全的大問題。為此,陳君石建議,建立有效的食品信息交流機制,全面宣傳包括食品安全、營養、健康以及食物搭配等在內的食品信息。

      食源性疾病是頭號食品安全問題

      陳君石介紹,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引起政府、企業和老百姓對食品安全的高度關注。10年來,政府治理和食品生產都發生了很大變化。200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頒布,短短6年后又重新修訂。修訂的亮點是從指導思想上把事后處理變為事前預防。政府部門法規、國家食品安全標準乃至整個監管體系建設都有了很大進步。就標準而言,我國的食品安全標準與國際標準基本接軌。

      陳君石認為,假如說食品安全主要是公共衛生問題,以危害人民身體健康為主要判斷標準,那么主要的食品安全問題顯然應該是食源性疾病,而不是食品添加劑和農藥殘留。陳君石表示,自己曾請同事尋找因食品添加劑使用不當造成中毒或死亡的例子,最后沒有找到。食品安全法中關于食品安全事故的條款,指的就是食源性疾病,就是吃東西拉肚子,生病、中毒甚至死亡。食源性疾病并沒有被相關部門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對于政府來說,輿論壓力大的問題才是重點。

      發達國家食品安全的重點工作是食源性疾病,他們判斷的標準是健康,而不是輿論壓力。到目前為止,美國每年還有4800萬人次發生食源性疾病。以此推測,中國每年至少有兩三億人得食源性疾病,可以說,食源性疾病才是頭號食品安全問題。

      正確認識食品安全問題

      現實生活中濫用食品添加劑、農產品中農藥殘留超標的事例通常引起民眾高度關注,陳君石表示,“在食品里添加任何東西都是不對的,甚至于食鹽加碘都有問題”這一觀點是沒有科學依據的。食品添加劑獲批要經過非常漫長的過程,用于哪些食物、用量是多少都是有規定的。沒有食品添加劑就沒有現代食品工業,商店里也不會有琳瑯滿目的食品。農藥也一樣,其種類和用量農業部門都是有明文規定的。因此,只要按規定使用,就是安全的。過量使用當然是不應該的,但不能因為存在過量問題,就把“臟水”和“小孩”一塊潑掉。人天生具有新陳代謝功能,吃進一點食品添加劑是不會造成損害的。無添加的有機食品產量很低,不是解決食品安全的方向,糧食安全擺在第一位的是食品供應。有機食品價格起碼是非有機食品的5—8倍,美國也只有5%的人吃有機食品。

      陳君石介紹,食品安全法規定,食品生產經營者是食品安全第一責任人,這是國際共識。我國把生產經營者和監管者放在同等重要位置上,二者在食品安全責任上并列第一。然而,消費者訴求與現實情況有很大矛盾。這是由一個國家的發展水平決定的,需要經歷一個很長的過程。在這個長期的發展進程中,如何正確認識食品安全是當前社會面臨的問題。

      食品信息交流是一個全新的理念

      陳君石表示,10年來,政府做了很多努力,企業也有很大變化,但消費者對食品安全的感知沒有明顯變化。這是食品安全方面很重要的一個問題。消費者不斷接收來自主流媒體、身邊親友的各類消息,現在又多了互聯網和自媒體。互聯網和自媒體經常傳播食品方面的負面信息,使消費者產生了“中國的食品不安全”的感知,乃至恐慌。有社會學家認為,這些不科學的信息帶給消費者的傷害遠遠大于真正的食品安全問題。

      “同樣的食品安全謠言是不斷重復出現的。比如說,有傳言認為西瓜甜是因為打了甜味劑,我同事去年在食品安全宣傳周期間做了一個實驗,當場給西瓜打針,結果切開后發現西瓜壞了,所以給西瓜打針是不可能的事,但就是有人相信。”信息不對稱是當前中國食品安全很大的問題,消費者得到的大部分都是誤導的信息,陳君石認為。

      提到解決措施,陳君石表示,我國針對謠言有相應的管理條例。辟謠是必要的,但解決不了根本問題。要讓謠言沒有生存空間,提高民眾的謠言識別能力需要一個過程。發達國家都有風險交流的專門機構。我國食品安全的主管部門有好幾個,只有市場監管總局下面的一個處分管風險交流,其他部門都沒有。政府沒有把風險交流放在重要位置。也有一些學術團體做科普宣傳,但與百姓需求、自媒體的力度相比差距太大。建議將單純的風險交流轉變為廣泛的信息交流。風險本身就是負面的,人們可以接受坐飛機的風險,但不能接受食品的任何風險。零風險在食品和其他事物中一樣,都不存在。

      食品信息交流是一個全新的理念,實現有效的信息交流,要有機構、資源、投入,相關方面都要參與交流,陳君石強調。(來源:中國網)

      食評

      饅頭里添加衛生紙?食品安全謠言為何成了頑疾

      王鐘的

      水泡饅頭發現里面添加“衛生紙”?前不久,一段據稱是甘肅天水某市場所銷售饅頭的視頻在網上廣為流傳。寧夏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組織的檢測結果表明,未發現非食用添加物。換言之,上述網絡視頻是有意編造的謠言。

      如果了解相關行業的知識,很容易就能發現其中的問題——市售紙漿價格及制假成本遠高于一般饅頭的銷售價格。就算真有不法分子有心造假,如果采取往饅頭里添加衛生紙的低劣伎倆,未免得不償失。權威部門的檢測結果,加上行業知識,足以打消公眾由此事件產生的疑慮。

      這起網絡謠言事件,讓人聯想起當年鬧得沸沸揚揚的“紙餡包子”事件。后者已被作為典型案例寫入大學新聞專業的教科書,說的是某電視臺記者策劃、擺拍了“紙箱餡包子”的生產過程。報道播出以后,引發輿論震驚,但經過監管部門徹查,根本沒發現市場上存在“紙餡包子”。事后涉事媒體作出公開檢討,捏造假新聞的記者受到刑事處罰。相隔十多年卻高度相似的謠言,因為編造的主體不同,反映了信息傳播的變遷,也凸顯了整治謠言的艱巨性。如果說在傳統媒體時代,加強對采編人員職業道德與規范的教育,能夠有效避免假新聞的傳播,那么在如今的新媒體時代,每個網民都是報道者,都有可能成為謠言和假消息的傳播者。

      利用公眾對食品安全的焦慮,編造和傳播不實消息,幾乎成了傳播領域的頑疾。有數據顯示,網絡謠言中的食品安全信息占45%。不光有“衛生紙饅頭”“紙餡包子”這樣聳人聽聞的惡意傳謠,也有以善意面目傳播的偽科學信息。比如,流傳經久不息的“食物相克”的說法,絕大多數都經不起推敲。

      加強對食品安全領域的監管,打消公眾“舌尖上的疑慮”,固然是消減類似謠言的根本之策,但完全消除真實存在的食品安全問題,依然任重而道遠。況且,隨著現代人對健康的日益重視,任何關于食品安全的風吹草動都會觸發公眾敏感的神經,滋生謠言的土壤也會因此擴張。

      依法嚴懲謠言編造者,是控制謠言的重要手段;減少謠言的傳播范圍,則是削弱謠言影響力的另一個重要方面。很多傳播范圍廣的食品安全謠言,事后均被證明沒有太高技術含量,無論是在事實上還是在邏輯上都站不住腳。然而,很多人依然在看到謠言時深信不疑,熱衷于把謠言擴散出去,這跟科學素養與媒介素養的普遍缺失有著脫不開的干系。

      科學素養與媒介素養,一個屬于自然科學領域,一個屬于人文社科領域,就像高中階段要分文理科教育一樣,兩者的字面意義似乎有著天壤之別。然而,科學素養與媒介素養其實是一體兩面的。當科學理論與技術作用于社會,就牽涉到傳播方法和路徑,直接關系到公眾媒介素養;而媒介素養如果脫離了科學基礎,就難以對社會面貌形成客觀認知。

      科學素養和媒介素養有許多共通性。比如,科學與傳播都需要質疑精神。科學上的權威理論要接受質疑,被后人不斷完善,甚至最終被否定;同樣,對信息傳播也需要養成質疑的習慣。如果受眾看到食品安全的信息,都能問問來源和出處,細究事實和依據,就不至于被謠言所蒙蔽,至少不會助推謠言的再傳播。

      食品安全謠言來勢洶洶,有的歷經反復辟謠,依然在某些情況下被某些群體繼續傳播。一個謠言傳播的時間越久、范圍越大,徹底消除其危害的難度就越大。每一個公民都有阻止謠言傳播的責任,尤其在新媒體時代,加強對網絡信息的辨識能力,不助長謠言傳播的氣焰,提高科學素養和媒介素養,應當成為現代公民最基本的角色認知。

    0
    0

    我來說兩句

    秒速赛车